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浅析槟郎诗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076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1-09 周六, 上午6:55    标题: 浅析槟郎诗歌 引用回复

浅析槟郎诗歌

作者: 黄对

说到旅游文学作品,我脑子里第一个浮想起的便是“槟郎”的诗歌了。或许是我对其他旅游作品了解不够,总之,李槟老师的旅游文学已经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记忆里。初读李槟老师的作品,如果不了解这个人的话,是很难理解其中的内涵的。而我有幸能够聆听到他的课程,知晓他写作的初心和作品的内涵,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赏析李槟老师的作品的原因。

李槟老师有个响亮的名号叫做“槟郎”,他在方山脚下有着许多学生。而我作为他的众多学生之一,今天想来浅显地谈一谈槟榔诗歌。他的作品字数通常不多,篇幅较短,但是内里却包含了万方仪态,读来让我深感朗逸,颇有超然尘外之感。而我们都知道,在品鉴旅游文学作品中,作为读者的我们很容易与作者心境形成共鸣,所以我读槟郎的诗歌时,因为受到了本人亲口启发和讲解,便更能感受到他的作品的精气神和人间美。

首先我想要说说槟郎诗歌作品的特点,它不仅具有强烈的文学性,还具有浓厚的审美意义,其作品中的文学架构和审美才情的巧妙融合,使得他的旅游文学具有现实性和哲理性的统辨之美,是在现代文学的范畴内值得鉴赏和品读的优秀作品。

第一次品读到槟郎先生的作品时,就感觉到了一种由内而外的轻逸绝俗之感。在课堂上,槟郎先生为我们诉说了他写诗的过程,大有种随着旅途中思绪涌流而落笔的爽快。从他的讲述中,我发现槟郎在作品中时常据景而发,将沿路的风光景致归致在自己的作品中,他在作品中满蘸笔墨描摹旅行沿途、生活随见、怀古伤怀等等,于是我们时常能够感受到他对生活的热诚、对自然的敬畏和对人生的豁达。先前有学生称李槟老师为“老天爷的采诗官”,我想的确是这样,这一“采”字方彰显了他低调内敛的气象,他遍历山川、湖泽、茶园、农梗,将湖光山色、水秀山明集结成文字,采撷于笔头,说与后人观瞻,他寄生活日常于诗,寄闲情逸致于诗,于是形成旅游文学的深刻内化和表现,让我读来感触颇深。

只要多读几篇他的诗歌,就能明白槟郎先生的作品满是对生活的摘录。跟随他的作品,我仿佛身临其境于燕子矶、生铁塘、渔人码头、草鞋峡、老虎山,难以移步。他仿佛永远在路上,永远审视着周身的景色,也永不疲倦地在纪录、在润色。他的作品虽大部分记录生活中细节或是路途景象,有的似乎已经被写烂了,但是他总能抒发出一些独到的见解。

在他的作品中,我看见了轻逸真诚。在《湖边的荻花》一诗中,以小见大,将湖边的芦荻作为一个渗透情绪的意象,将花喻以人情,缱绻袅袅的姿态跃然纸上,给荻花以情愫——多愁善感、芳心萌动,将其思恋不得、苦苦孤立的情形描写得惟妙惟肖,但又安排荻花得知音——不走寻常阡陌的旅人,将荻花此时满心欢愉摹刻在文字中,同时抒发知音难觅的忧怆,大有疏解自己内心不遇同道的慨叹。又或许,他也在荻花的身上觅寻到了自然之爱。

同时,我认为槟郎先生是谦逊的匠人,他的作品不加矫饰雕琢,风格反朴还醇,读来让人感觉颇有死守初心之感。都说槟郎先生神游物外,逍遥潇洒,《火棘树的梦》一诗中便体现了这一点,他将树与果实的关系具化成了宇宙和繁星的关系,将果实氤氲成的红色火海类化成无际的宇宙,将自己的弱小和无助展现在这火焰织就的宇宙中,也将自己幻化成火棘树,燃烧且通透,野性且豁达,这首诗歌是李槟老师外游时的突发感想,抒发了自己渴望燃烧、渴望绽放的心境,也表现了他对自然的眷恋与思考。

而在《住步桃花扇亭》中,桃花和扇形的花窗里, 露出素馨玉洁的秦淮女子,腮边的泪滴里映着南明的兴亡。文人骚客离落,淡月倚孤舟,亡国之恨在胸却只好任凭江水裹挟,体现了对国破山河的哀叹和无奈。但槟郎却又看见英姿飒爽、冲锋陷阵的喋血女将,保家卫国无惧生死。在他的诗歌中我看到了层次、看到了情绪、看到了精神。

在槟郎先生的作品中,时常能够感受到他抚时感事、针砭时弊的过程,这也为文学发展提供了一种更加写实和确凿的方式和笔法。他的文字中常有“志在兼济、行在独善”的精神,实在让人动容。《恐惧的森林》一诗中,他将自己的身份定位首先定格在森林万象中,他此时不是作为人类的同谋出现的,而是人类的谴责者出现的,他在诗歌中尽是对人类对野生社会的挤压,尽是对人类丑恶行径的控诉,是对俗世繁杂、社情瘴疠环境中的人的蔑视和恐惧,表现了他作为一名游历者和见证者对人类行径的痛苦反思,这是他的反躬自问,这种体恤的柔情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中并不少见,他是当今社会中的清醒者,而非同流合污者。而当我走近《布衣之怒》中,我又能窥见一个狭促的布衣,“你手上有权力,我空手也有菜刀才平等。”“从朋友到敌人,从平等到尊卑,你有了欺压人的权力,我有了血溅五步的冲动。”短短几句描摹出一个宁折不弯的形象,这也许是槟郎先生的自画像。这首诗是他为朴素布衣们的呐喊,他不屑与众谋,更是显示出卓然不群的气概与雅量。

槟郎先生的文学素养和文学敏感让人敬佩。在《秋叶的自述》中,槟郎先生借物明志:“万物生生死死,生是一种状态,死是一种状态。每一种都不能永恒,永恒的是变化。”凭借秋叶冉冉的景象却能升华到生命的永恒旨意,从写实的词藻中摘录出大气象和大格局。这也体现出李老师的文人品质——细腻、真诚且怅然。我在阅读《看不见的存在》一诗中,对“如我们眼光如炬,也不能直视自己的后背”这一句甚感切确,满心欣赏,在普通的意象中,他总能挖掘到深思和韵味,这是我所不具备的文学积累和文学采写能力,也深感先生教诲的重要。

《齐物论》中:“一受其形,不亡已待尽,与物相刃靡。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大概就是出于这样的思索,李槟老师在游历山川、游历人间的过程中发现了人生哲学的道理——潇洒自洽,心如止水,凉薄如斯,又高傲如斯,也潇洒如斯。这样的性格魅力决定了他的思想、作品都倾向于天马行空、挥洒自如的风格。阅读他的作品,发现他的人生中既然阅繁华之乡,又游荒野之境,随心所欲,且歌且行,如同闲云野鹤般逍遥堪自乐,浩荡信无忧。在这样逍遥物外的生活中以小窥大,使一切狭渺微末的小事物、小人物上升到哲学的宏大范畴中,纷纷衍生出生命的律动意味,使其有了生命的生息和人间德善、道义。

有人说槟郎先生的作品太直白,太朴素,不事雕琢。而我却想说,槟郎先生注重的是揭示景物的真、聚焦人群的善、忠实本来的美,辅以朴素的美学风格和现实主义论调。他不拘泥于华章辞藻,从实记录现实景致、民间故事,做时代的忠实记录者与反馈者。槟郎先生的气象、雅度和才情,在当今光怪陆离、物欲横流的社会中给我创造了绝对的精神乌托邦,他磊落跌荡的样子给我做了表率,让我学会了与欲望和解,克制省身,在精神思想上不让步不妥协。

槟郎先生虽每周只给我们上两节课,但他在生活中的点滴纯粹处对社会万象做出精辟总结的能力是我受益颇多。他对生命的深刻思考是在天地宇宙的宏观视阈下的。“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他致力于获得周身安宁和内心平静,他轻视现实,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逍遥人间,在生活中保持中立,在作品中精于审度和品察,诠释了他独到的审美人格、心无挂碍的生命憧憬。在我看来,槟郎先生的旅游文学冲破小我的牢笼,探求世界玄秘和宇宙意识,他“游世”的人生哲学是他留给我们学生的精神财富,也是我们要在日后的学习中着重践行体察的。

在当下的时代,人们曲意逢迎且急功近利,丧失了曾经的理性和天真,为功利权钱奔波操劳。我深切地认为,我们要向李槟老师学习返璞归真,保持对生命的敬畏和对社会的初心,我们需要聆听他的劝诫,需要有安守本心的理智,需要学习他的智慧、格局和心境,以对抗现代社会的物欲横流,习得人心自足,安享幸福从容和自在的人生。

2020-12-25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